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有容

青山不墨千年画,碧水无弦万古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故乡的冬,梦中的雪  

2016-12-09 14:19:3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秋去冬来, 悠悠岁月,缓缓前行,与一季又一季的我擦肩而过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平平淡淡的日子总是周而复始。一年一度的冬,又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。记忆莫名其妙总是喜欢有雪的日子,喜欢那个缩手缩脚的季节,也许是因为天寒地冻,闲逛的人就少了,喧闹的世界就清净了,我便可以尽情的沉淀,尽情的书写,尽情的沉默或欢唱,像与世隔绝一般,享受一个人独处的快乐,不亦快哉。所以有雪的日子是安静的,那么生活也该是云淡风轻的。
   乡下的冬,是凉飕飕的。 北风,因为没有楼群的阻隔,肆无忌惮,钻进脖领里,吹到脸上,硬生生、疼酥酥的。田野空旷,树枝在寒风中刷刷作响,那些走过青葱时光的杨树呀、柳树呀,干净得只剩下铮铮铁骨,只待路过的画家妙笔丹青,或文人骚客泼一怀墨低吟浅唱。 在小时候的记忆中,乡下的冬,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。 最喜欢乡下的雪,铺天盖地仿佛阳光十足的男人,带着一脸的坚毅执看,在与大地相拥的那一瞬间,却又变得柔情似水,含情脉脉。房顶白了、田野白了,沟沟坎坎瞬间披上银装,小狗撒着欢,互相追逐着,鸡鸭鹅们嘎嘎地叫着,拍着翅膀唱着它们自我陶醉的歌。 在乡下,你不仅可以欣赏到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”,更能领略到“谁将平地万堆雪,剪刻作此连天花”,的醉人风光。彼时,一望无垠的雪地成了孩子们的乐园,堆雪人,打雪仗,捕鸟雀,大人们则忙着打扫院子和门前的积雪。看吧,雪初停,家家户户人声鼎沸,说着,笑着,仿佛遇到了什么盛大的喜事。是呀,今冬地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,瑞雪兆丰年,谁人不知晓呢?劳作之余的乡亲们则美滋滋地温上一壶老酒,切上一盘腊味,围炉而坐边吃边谈论着今年的收成、明年的打算。 真正的雪的故乡是乡下。晶莹的雪,就那样懒散地,无拘无束地飘着、落着,在沟渠,在山梁,在乡下每一个可以栖身的角落,经过阳光的折射熠熠生辉,经久不化。这些洁白的天使,怀着深深的眷恋义无反顾地扑入田野的怀抱,与辽阔融为一体,又妖娆成漫山遍野的银装素裹。故乡的雪,我仿佛又听到了你窸窸窣窣的脚步,踩响了河流冰封下春潮的琴弦;我听到了你呼啸的脚步,同所有花、树喋喋不休地谈好了花期。我听到了你“咯吱咯吱”的脚步声,与南方的燕子呢喃商议着归期。

  冬天,因雪而有了一种特殊的生动和美丽,也因有雪而让人喜爱。冬以顽强、博大、傲然、无私、豪放的品格,不仅把夏秋收藏,也把春天孕育。凛冽的寒风铸就了冬的意志,也磨炼了人的性格。

   来到县城定居后,这几年已经很难看到飘飘洒洒的雪了, 我爱家乡,更爱家乡冬天里的雪,乡下的冬,遥远的雪,永远是我心中最深最暖的梦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4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